希望哪天能打动自己。

【周叶】莲心一片红(上)

#我发现,我有一个变态的爱好,喜欢舔评论。(你走

#持续装逼中。

#这篇是古代架空背景的www

1. 于时妖童媛女,荡舟心许,鷁首徐回,兼传羽杯。欋将移而藻挂,船欲动而萍开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周泽楷倚在船头,盯着水面上浮动的倒影出神。

    正是江南采莲季节,轮回镇的少年们划着小船于田田莲叶间穿行,船肚间堆了一堆嫩绿的莲蓬。

    日正中天,哪怕夏季将过,也还是有些燥热。周泽楷回头看着杜明坚持不懈地向隔壁船的唐柔美女搭讪,颇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好想回家。

    无事可干的周泽楷转回来,继续望着水面发呆。

    湖里的水实在干净,水波温柔地漾起,莲花被层层叠叠地映入水中,在太阳的照射下散出细碎的光,恍若烁金流淌。

    周泽楷一时看得忘神,手已经探入了微凉的水中,温柔的触感让他满足地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手上却突然缠上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周泽楷倏然一惊,出了一身白毛汗。

    指尖触觉灵敏,他直觉这不是水里应该有的东西,吓得睁圆了眼睛把手往回抽。

    抽回手之后,周泽楷心口依旧怦怦直跳,却是有些缓过劲儿来了。

    这触感,像是……头发?

  

    他瞬间有了些不好的联想,急忙探头一看。

    果然是一缕头发,却不是他想象的什么恐怖场景。头发的主人察觉到异动,从船底下探出了脑袋,一时和船上望下来的眼睛对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是个活生生的青年人。

    周泽楷吊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    青年的脸在水波下有些看不真切,一双眼睛却是亮得格外分明,在看清周泽楷后讨好地弯了弯,微微摇头,是在请求他不要声张。

    周泽楷神奇地读懂了他的意思。虽然疑惑他为什么要趴在船底,少年还是配合地放松了自己的面部表情,装作继续凝神发呆的样子。一遍开始瞎操心:那个人而在水底下呆着,不需要呼吸么?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他对这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提不起任何警惕。

    水下之人一头青丝未束,于水波中披散开来,是天空中缓缓卷曲翻涌的黑云。他和周泽楷对视了一会儿,突然慢慢地浮上水面,小心着不弄出水声,嘴唇蠕动。

    “带我走。”他说,声音轻得像是一瞬间的幻觉。

    在周泽楷惊骇欲绝的眼神中,滚滚黑云连同主人一起瞬间消失,水面上徒留一朵漂浮的莲花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周泽楷很是惊恐。他傻傻地盯了这朵凭空出现的莲花一会儿,又很是惊恐地发现花儿的花瓣竟上下摆动了起来,像是在急切地挥手。

    周泽楷终于记起来青年在几秒前所说的话,顿感天雷滚滚,劈得他有些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颇为复杂。

    难怪能在水里憋这么久………原来是莲花精吗。

    周泽楷努力维护自己淡然出神的表情,恍若不经意般将青年所化的莲花捞上来,抖了抖水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方明华无意间瞥见,笑道:“小周什么时候摘了朵花回来,是要带回家养着?”

    周泽楷有些莫名的紧张,好在他平时也是这样沉默寡言:“嗯……好看。”

    于是方明华笑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那厢杜明也终于意识到快到饭点了,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女神,在同伴的唾弃声中心满意足地划船,准备返回小镇。周泽楷回头望见唐柔他们的船也划走了,却是和自己相反的方向,在遮天的莲叶间一个拐弯,消失了踪影。


    船行至岸边,少年们跳下来将船拴好,也就各自回家了。周泽楷眼见着他们的背影都消失在视野里,这才偷偷摸摸地拐进一条小巷,将莲花捧在手上,犹犹豫豫地开口:“那个……是你吗?”

    毕竟莲花精的猜想有些惊世骇俗,当时他是懵了,之后的一路都有些后悔,生怕弄出个大乌龙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上忽地一轻,莲花不见了,眼前俨然就是那个水下的青年,一双俊眼望过来,带着十足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胆大,什么东西都敢往回带。”他语气熟稔,倒是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,也不介意自己骂了自己是什么东西。周泽楷一个淳朴的山间少年,哪见识过这架势,愣是半晌没敢回嘴。

    他现在才真真切切地看清楚了来人的样貌,没有了水下雾里看花般的朦胧,青年一笑,那双灵动的眼睛仿佛浮起些许狡黠,眼角开阔,微微上挑,在长睫的映衬下天然是一段风流。比起艳色逼人的眼,他的其余五官倒是温和细致,掩去了些许压迫感,使得他看上去也有了些人气。

    周泽楷一边纠结地思考着怎么接话,眼睛却忍不住往人家身上瞟,于是脑子更成了一团糊。他呃了一声,皱着眉头想了许久,实在觉得这种高级对话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,干脆冲对方笑笑,沉默。

    对方饶有兴趣的目光一直很直接地落在他身上,似乎被他所逗乐,直到周泽楷放弃回答了,才弯着嘴角笑了开来,极自然地揭开了上一个话题,问道:“我叫叶修,你呢?听他们叫你小周,你姓周么?”

    周泽楷心想这你都知道,你是扒了我们船底多久了,嘴上却是言简意赅,微微点了点头:“周泽楷。”

    “泽楷?”叶修将这名字放在舌尖上滚了一圈,突然笑了笑,“真是个可爱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周泽楷从小就长的好,大起来更是愈显得丰神俊朗,在镇里又是极为可靠能干的,可以说是听着别人的赞叹长大,也有了相当高的抵御能力。可是青年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,他仿佛突然爆出了十六年来积攒的高兴劲儿,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的好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有一丝理智残存,迷迷糊糊地想,可爱……用来形容他,好像不是很合适。

    叶修占了点口头便宜,看着眼前那孩子纯良的眼神,久违地感觉到了一丝惭愧,连忙一整神色,郑重到:“小周,你帮了我,这份恩情我会记着的。”继而顿了顿,露出一个带些尴尬和无奈的笑,似乎有些难以启齿,拧了拧眉,挣扎道,“不知你……能否再答应我一个请求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  

评论(11)
热度(123)
© 陆大花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