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文要天时地利人和。但爱叶的心是不会停歇的。
我变秃了,也变强了。

【周叶】莲心一片红(中)

#感谢我的灵感小天使 @一念 ,卡文必备

#码的时候对面楼的大爷在阳台放歌,呀拉索一直在我耳边循环,如果在文中读出了奇怪的调调一定不是我的错

#这次相当短小……

  2.月出照兮,佼人燎兮。舒夭绍兮,劳心惨兮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  周泽楷没吭声,等着叶修说他的请求。

  叶修开始铺垫:“之前让你带着我出来,其实是为了躲一帮人,就是你们边上也在采莲的那船上的。”

  杜明的意中人也在……周泽楷回忆了一下,那船是在近几日才出现的,前几年采莲时节也从未出现过,他们倒是每次去都会碰见,把杜明激动得不行,直呼这是天意。

  叶修无奈一笑:“他们在找我,而我现在还不想跟他们走,只好躲着了。”顿了顿,缓缓道:“我还有任务没有完成,但是受了点伤,又要躲着他们又要做任务,实在有些力不从心。”

  周泽楷疑惑:“任务?”

  叶修:“斩妖除魔。”

  周泽楷惊得脱口而出:“你不是……”

  叶修挑眉。

  周泽楷感觉有些不对劲,但还是艰难地接上:“莲花精吗。”

  叶修被这孩子惊人的想象力震惊了一下,回想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给这孩子这种错觉,酝酿了一下措辞:“小周,会变莲花的不一定是莲花精啊,有法术猴子都能变……而且,莲花成精吧,应该是有两种性别的,莲花本身是雌雄同体啊。”

  周泽楷怔了一怔,眼睛比意识更快地在叶修下身一扫而过。

  叶修努力维持着自己和善的笑容:“……小周,有些事情是不需要怀疑的好吗。”

  周泽楷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,正尴尬着呢,一听叶修这话顿时涨红了脸,简直羞愧地想找个池子跳下去。

  ……被发现了!

  叶修平日里和某些猥琐的家伙插科打诨惯了,老是没个正经,面对这样单纯老实的小年轻简直毫无抵抗力,捂着心口转回了话题:“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,小周。”

  周泽楷依旧脸上阵阵发热,却赶紧顺着台阶就下了,问道:“……怎么帮?”

  叶修:“哦这个简单的……你介意和我睡一张床吗?”

  周泽楷:“……!”

  

  

  

  今晚的月光分外亮堂,于窗口斜铺入室,静谧的房间似是因此而添了一份凉。

  周泽楷规规矩矩地躺着,双手交叠摆在肚子上。他现在只要一偏头,就能数清身边人晕着月华的睫毛。叶修小半个脸隐匿在黑暗里,愈发显得五官精致立体。

 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地想于这个人亲近,渴望着肢体的接触。他的目光在叶修的脸上打了个转,接着几乎是不受控制地落到了他的唇上。

  叶修的上唇很薄,嘴角微微上翘,下唇却饱满,让人看着很想咬上一口。白天的时候,这人形状优美的双唇开阖,轻易地就颠覆了他平凡的生活。

  “小周,你是天生纯灵体,不自觉地就会吸收天地间的灵气转化为精纯的能量。因你不懂修炼,这些能量在浸润你的筋脉之后,大部分都是消散浪费了的。而我现如今受了伤,虽说不是很碍事,总归还是尽可能地养好,以防万一。有了你在身边,想必能帮上我大忙。”

  纯灵体么……周泽楷咬咬唇。看得出叶修要对付的妖怪很是棘手,他白日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,养起伤来却是争分夺秒,打坐的时候眉头不自觉地皱起,严肃的神情在如昼的月光下有些冰冷。

  有了周泽楷在身边,叶修感觉到伤势的修复确实有加快。他又运气运了几个周天,感觉实力恢复了七成。收了气一睁眼,对上一双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睛。

  “小周怎么还没睡?”叶修诧异,“边上有个人睡不着么?”

  周泽楷摇摇头。见叶修已经翻身下床,不由问道:“你……去哪?”

  叶修低头穿鞋,语调漫不经心:“去加固一下封印。我也只是暂时将它封印在湖底,今晚阴气这么盛,它要再出来,干脆躺地上任它干吧,横竖就是一个死。”转过头来嘱咐周泽楷:“你别想跟着去啊,我可没忽悠你,别给我添乱哈。”

  周泽楷乖顺地点头。

  叶修潇洒地摆了摆手:“那行,哥去了,你早点睡吧,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。”说着随手捏了个诀,瞬间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。

  周泽楷静静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,确定叶修是真的走了,这才轻手轻脚地下了床。

  他没有听漏叶修说的,那妖怪就在湖底。他不添乱,只是远远地看着,应该没事的吧?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他是纯灵体,大概还是能帮得上一点忙的。这种体质,于修仙人士来说,绝对是大补。

  他将门推开一些,头刚探出来,额头突然抵到什么东西。

  他缩了缩,再定睛一看,一个半透明的幽蓝色罩子忠实地将整栋房子严严实实地扣在了里面,愣神间一只蚊子向他袭来,直直地撞到了罩子上,一声钝响。

  不得不说,叶修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,周泽楷要和这千年老妖斗智斗勇,还真是差得远呢。

  怎么办,周泽楷对着罩子敲敲打打半天,终于承认这玩意儿还真是少见的结实。将手掌心贴在罩子上,他幽幽地叹了口气。

  看来,现在只能希望叶修不出什么意外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最开始的时候我想的叶神是莲花精来着,然而写到他变身莲花的时候,我突然灵光一现:那个,莲花,好像是雌雄同体来着……

#之前问老妈采莲是个什么样的场景,老妈:“哦哦我在电视上看到过,湖里花啊叶子啊啥都没了,一帮人挽着裤腿在淤泥里刨的!”

我:“……”

我信了,认真地忧郁了一会儿之后,我又突然灵光一现。

我(暴躁脸):“等等老妈我问的是采莲不是挖藕!!”

老妈:“哦,是吗,哈哈。”

差点就为此放弃这个脑洞了好吗。

评论(10)
热度(83)
© 陆大花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