希望哪天能打动自己。

【周叶】莲心一片红(下)



3.我的良人哪,求你快来,如羚羊或小鹿在香草山上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  周泽楷在床上不安分地躺了一会儿,倒是把自己整得睡意全无,干脆一个翻身坐了起来。


    他的心绪有些乱。仔细想想,这一天的事情发展简直是莫名其妙,一切的一切都太过巧合了,像是老天都想要叶修遇见他,留在他身边。


    而且叶修给他的感觉,像是……


    砰的一声,门被冒失地撞开。


    周泽楷猛地回头,月光下叶修衣袍的纹路都被照得清晰,一张脸却隐匿在黑暗里。周泽楷吊着的一颗心还没放回肚子里,瞧见叶修扶着墙踉跄了一下,脸色又是一变:“叶修!”


    他几步蹿到叶修身边,扶着他在床边坐下,靠着床头板,这才点起蜡烛端到床头。


    叶修的脸在烛光照耀下仍是一片惨白,脸色之差,像是暖不上温度,嘴角的血被胡乱地抹去过,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渍。周泽楷这才注意到叶修提了把古怪的伞,大红的伞面融入夜色,伞柄被叶修紧紧地握在手里,这只手此时还在微微地颤抖。


    “你居然还没睡,直到现在什么时辰了吗小朋友,小心明天在船上闭着眼睛翻到湖里去,”叶修一边运功调息,一边却还有心思开玩笑,顿了顿改口道,“不对,半夜早过了,是今天了。”


    “你受伤了!”周泽楷没有空听他啰哩巴嗦地说了些啥,围着叶修转来转去却无从下手,急得俊秀的五官都皱在一起,语气焦躁,还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委屈。


    他又把自己弄成这样……


    诶……等等,又?


    周泽楷呆了一下,他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,仿佛在梦境里出现过千万次。叶修曾经也向现在这样狼狈地倚在他面前,带着一身血污,眼神却明亮。


    叶修看他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,失笑:“小周,你晃得我眼晕,坐着呗,有什么大事啊。”说着还拍了拍身边的床板。


    周泽楷回过神来,瞧这他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心下稍定,看着他调息,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好,干脆端来个小板凳,就在叶修面前坐下,仰起脸看他。


    叶修褪了血色的唇角微勾:“呵呵,这是干啥,要哥讲讲自己的光辉事迹来当睡前故事听?”


    周泽楷:“不……”


    叶修飞快地打断他:“放弃吧小周,哥一向秉承谦逊的原则,就算你一直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我,我也是不会妥协的。”


    这个人自说自话的本事也太强了吧……周泽楷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,在他坚定的眼神中选择了闭嘴。


    对叶修那么一打诨,房间里凝重的气氛算是被毁得干干净净。


    妖怪那边应该也是没什么问题了,周泽楷望着床上那人舒展的眉宇,想。


    叶修的状态倒也没那么好,说了那么多话,又在逗周泽楷的时候憋了笑,半天的调息成了无用功,一时间气血翻涌,惊天动地地咳了几声。


    周泽楷慌忙站了起来,想去倒杯温水,却在转身时被拽住了衣角。


    叶修缓了一会儿,突然强硬地把人扯到床边,攥着衣角的手直直下滑,果断地掰开周泽楷虚握的拳头,与之十指相扣。


    两只漂亮的手于空中交握,在晃动的烛光下爆发出惊人的热度,直要烫到彼此心底。


    然后他抬眼,另一只手直接攥上了周泽楷的领口,把人往下一拉,吻了上去。


    周泽楷还没反应过来,叶修的一系列动作就已经完成。他感到唇上微微一凉,脸上拂过对方温热的鼻息。


    周泽楷下意识地做了一件自己之前想做的事情,他轻轻地咬了一口对方丰润的下唇,牙齿被柔软却韧性十足的唇瓣微微一弹。


    叶修微微一窒,唇瓣厮磨间模模糊糊地嘟囔了一句“还是那么喜欢咬人”。


    周泽楷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已经不受控制,无论是急切地探入对方口腔的舌头,搂上对方腰肢的双手,还是闭上眼更清晰可闻的心跳。


    但这一切他做得太熟练了,像是做了一千遍一万遍,牢牢刻在骨子里的身体本能。


    周泽楷已经无暇思考叶修为什么突然吻他,身体的记忆唤起了更多东西,破碎的片段在他面前飞速闪过。


    直到叶修停下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吻。他迎着周泽楷恍惚的目光,一字一顿地发问:“小周,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?”



    周泽楷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
    大梦初醒。他保持着醒来的姿势躺了一会儿,这才坐了起来,盯着自己的手发了会儿呆。


    耳边响起一个调侃的声音:“可算是醒了,我的睡美人。”


    周泽楷回头,叶修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房间的椅子上,慢条斯理地吹去杯中漂浮的茶叶。


    周泽楷疑迟了一下,问到:“刚刚那个是……狐妖的幻术?”


    叶修点头:“是啊。”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:“小周你还是太年轻,结果还是要靠我啊。”


    不久之前,狐王——一只全身雪白的九尾狐,不知为何在人间大开杀戒。他们二人受众多修真者所托,前去制服狐王。狐王却至死不改,临死前孤注一掷,燃烧神识侵入周泽楷的识海,妄图夺舍。


    叶修放下茶杯,饶有兴致地凑了过来:“放心吧,好在我们神识共享了,我进了你的幻境之后已经把狐王封印了。说起来,那是你少年时候吧,不愧是我看上的人,人生的每一阶段都这么好看。”


    周泽楷把人温柔地圈进怀里:“神识受伤了?”


    叶修摆摆手:“小伤,还不如怎样让你恢复记忆走出幻境来得麻烦。”他突然笑了起来:“哎你说你的幻境是怎么回事儿呢,你少年的时候居然还有兴欣的人,我要是不进去,那船上还会有另一个我是吧?”


    周泽楷紧了紧手臂,把头搭在叶修的肩上:“嗯……那我要是爱上那个叶修,就出不来了。”


    叶修啼笑皆非,一巴掌轻轻拍在周泽楷的背上:“你倒是敢。”


    两人拥着对方,没有再说话。


    良久,叶修轻轻推了一下周泽楷,示意他放开自己。周泽楷不情不愿地撒手,叶修把自己撑起来,在他的额头上温柔地印下一吻。周泽楷听到耳边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。


    “欢迎回来,小周。”


  Fin.


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❀


好像交代得不是很清楚?就是老叶和小周本来就是情侣,他俩去打怪,小周中了狐王的幻术,回到了少年时期还不认识老叶的时候。老叶就跟着进了幻境,封印了狐妖在小周识海里打算夺舍的一缕神识,唤醒了小周。文章上和中都是幻境里的啦。


评论
热度(55)
© 陆大花 | Powered by LOFTER